「......誰?有人在這裡嗎?」

在一片無明的黑暗之中,她戰戰兢兢地伸出手,往幽暗虛無的空中摸索著。
就在此時,一片灼熱的感覺覆上了她的背心。

「..呀啊!不要!放開我!」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爬過窗欄的陽光,被傍晚時分染成了微冷的藍。

  而我也一如既往地,孤守著這座幽暗的小房間,倒數等待煎熬時刻的來臨。雖然窗外眾聲喧嘩,又是蟬聲鳥叫、又是汽車的引擎聲、又是頑皮小孩的嘻笑追逐聲,但那栓插進鑰匙孔的尖銳聲響,卻有如冰刃一般,劃破了所有的喧囂。

  喀噠。

  門把順時針轉了小半圈後,無聲地往內滑開。

  從黑暗中浮現的人影反手關上門,悉悉索索地用提著塑膠袋的左手在牆上摸索著,按下了客廳的吊燈開關。我的室友-雖然我們之間不曾存在過任何友誼-將手中的塑膠袋放在餐桌上,一手鬆著制服的領帶,一手撿起了電視搖控器按下開關。

  「歡迎收看1900新聞,首先為您帶來頭條消息....」

  清晰明快的播報,驅走了房裡僅存的幾分寂寥,與之應合的則是瓦斯爐點火的乾爆聲。室友在爐上放了一鍋水,轉身回到餐桌邊,從塑膠袋中拿出雞肉、紅蘿蔔跟馬鈴薯後,就將裝著其他食材的塑膠袋口打了個結,丟進桌旁靠牆的小冰箱下層。

  而我的心,也隨著他的動作一步一步越懸越高-

  「嘿、咻!」

  突然從身後傳來的人聲,害我心中懸著的線差點要一瞬間崩斷了。

  一個黑影掠過我頭頂後輕巧落地,這傢伙為什麼老愛從窗外爬進來?我說這房間是在四樓啊!也不按個門鈴先打聲招呼,嚇人很有趣嗎?!

  「你今天回來得真早,晚餐吃啥?」

  不速之客一邊說著一邊快步走近餐桌,拿起桌上的雞肉跟馬鈴薯端詳起來。室友關上小冰箱的門,手上拿著咖哩塊就順手劈了他的後腦一下,痛得他抱著頭蹲下呻吟:

  「...痛欸。」

  「吃咖哩,鞋子脫門口,你要讓人講幾次?」

  室友用腳尖指了指門的方向,放下咖哩塊,從桌上的筆架抽出一把剪刀,不疾不徐地向我走來。

  等、等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前天不是才吃過三杯中卷嗎!吃咖哩難道是要配清炒九層塔嗎,這樣右邊的川七跟他的鄰居地瓜葉比我更適合,吃他們不要吃我啊啊啊--

  疑?

  視界中,室友拎著剪刀的右手快速地縮了回去,左手裡捏著幾片我左邊的鄰居-小茴香。

  什麼嘛,原來是咖哩的香料啊......。

  「今天不吃九層塔嗎?」不速之客低頭扯著鞋帶,還不忘捅我一刀。

  啊~可惡,如果我有眼睛,又可以發出雷射的話,我一定要在這每天都來白吃白喝的傢伙身上燒穿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個洞啊啊啊!

  「沒,吃這個。」

  室友回到桌邊,從桌上剩下的兩個塑膠袋中,挑了裝著綠色蔬菜的透明塑膠袋,丟給兩手空空的不速之客。

  「把那些甜豆剝一剝,時婷說她明天便當想吃炒蝦仁。」

  「這麼好,那我也可以點菜嗎?」

  「休想,你有沒有算過白吃了我多少伙食費啊?這是她拿歷史課筆記換的。」

  今天差不多逃過一劫了吧?正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不速之客的地獄之聲又再度響起。

  「話說,你是怎麼拿到九層塔先生的啊?」

  他甩了兩下洗好的手,將豌豆的塑膠袋撕開,又回頭望向有點困窘的室友。

  「我哥給的。」室友皺了皺眉,又說:「他說什麼吃九層塔吃到怕了送給我,幾把也就算了,送我一盆是怎樣,總不成每天都吃九層塔。」

  雖然知道這只是不會發生的假設,假設....卻還是讓我虛冒了一身冷汗。

  「啊是淵哥嗎,那邊的川七跟地瓜葉不也是他給的?」

  「對,都跟他說我不喜歡綠色蔬菜了,還一直送來....。」

  「挑食不好喔。」不速之客笑得一臉得意。

  「至少不像你這種吃了又不長的,浪費糧食。」

  室友說完轉身進了廚房,把咖哩塊丟進滾水鍋,開始洗菜切菜。不速之客對著他的背影扮了個鬼臉,一屁股靠上沙發,撿起袋裡的甜豆開始剝絲,一抬頭看電視裡的新聞正講到,三峽老街某家超夯手工豆花的置入性行銷,立刻吸引了他的目光。

  時間就在廚房傳來的抽油煙機轟聲,與兩人的沉默中,一點一滴的流逝。

  當分針走到11時,新聞忽然臨時插播了一條半小時前剛發生的連環車禍事件。

  「...現場殘留了小貨車緊急剎車的痕跡,長達50公尺...」

  室友似乎被引起了興趣,手上拿著剛炒好的甜豆蝦仁,走到沙發後專心地看著電視上播報的死傷名單,以及現場斑駁一地的慘狀。

  「四維路...嗯。」

  將不速之客從旁伸來想偷吃一口的毛手拍掉,室友在確認了事件地點後,就回到桌邊放下菜盤。

  「開飯了,去拿碗筷。」

  「好~」

  不速之客拿起遙控器,隨手按了一個號碼,電視畫面就跳到了型男主廚教婆婆媽媽作菜的頻道。

  「飯在電鍋,幫我添一碗。」「喔好。」

  ......等等!?

  不對吧,現在時間是八點三分,「偷拐搶騙都為愛」都已經在唱主題曲了啊!

  昨天結尾時,淑芬為了隱瞞自己在手搖茶店打工的真相,強吻了送QQ蒟蒻來的志遠,卻好死不死被閔澤看到她們接吻的那一幕,正是高潮啊!

  「歡迎來到我們的型男主廚秀,今天為您請到的特別來賓是...」

  現在才不是看什麼過氣男藝人演唱團體,用他們拙劣的廚藝來取悅師奶的時候啊!我的室友隨便端出一道蒜蓉奶油蝦都可以打得你們趴在地上爬啊!

  「欸?你不看那台喔?」

  室友拿起了搖控器,按下號碼,只見電視畫面由黑一轉,來到了30頻道。

  在畫面上被兩倍放大的淑芬的臉,又驚又羞宛如我的初戀情人......疑!

  「專心吃飯吧你。」

  室友說完放下遙控器,走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側對著電視坐下,低頭爬起了盤中的咖哩飯。

  在這一刻,我忽然覺得餐桌上方那盞鵝黃的燈光是那麼地溫暖。

  


  《第二葉,晚餐》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讓我們來討論一個流行點的名詞,「霸凌」是什麼?

  是肉體上的傷害,抑或是精神上的凌遲?
  是每天醒來都要面對的噩夢,還是令人卻步,卻又不得不一步步走近的現實?
  如果你面對的只是這樣的小兒科,那還真是要說聲恭喜,呵,你幸福地沒有機會見識到,我所身處的人間地獄。

  沒有自由、籠中鳥?那又算得上什麼呢。

  我曾見過的景色,僅僅只是一面窗口所能容納,被層疊的公寓遮蔽了的,灰色的天空。我所知道的陽光,是穿過了樓間縫隙,斜照在地板上的幾束微弱光芒。

  而每日靜待著剝奪的來臨,這就是我的命運。

  在遭遇了連續幾個月的慘痛歷練後,我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在聽到電鈴聲響起時,能夠強裝著外表而不簌簌顫抖。所以說,我們的適應力總是比自己所想的要強,這倒也不是假話,只要留著一命在,青山上的柴還是會再長出來讓你砍的。

  即使是這樣被給予著殘存苟活,連死都選擇不了的生活。

  就拿三天前來說好了,這可是我第一次,在完事後半小時就能看著一胖一瘦搭擋主持的搞笑節目,笑到想抱著肚子打滾。這對搭擋真的很棒,簡直是搞笑界的C羅和梅西,精湛演技與超絕技巧的完美組合。這兩人搞笑時誇張的蠢樣,總讓我覺得-

  其實人這種生物,也不過如此。

  叱咤咆嘯的名嘴,豔冠群芳的偶像,都只是為了活下去而苦撐的皮相,說穿了,也沒什麼區別。跟我在這無底的深淵中打滾掙扎的淒慘模樣相比,他們又強得了多少?等到將來哪一天立場對換,又有誰能阻止我奪回那些,我曾失去的一切?

  今天事後的飯菜香味,比往日更加刺鼻了不少,看來又有人要來作客了。正當我這麼想著,窗板被拉開的花啦聲,與門鈴的叮咚響聲幾乎是同時響起。

  「喔,好香!」「晚安~」

  交疊而至的招呼聲,來自我最不想見到的一男一女。從窗口翻進小型套房的年輕男子邊嗅著香氣,邊笑著猜了七八道菜色,而身穿名校私立高中制服的少女,就幫忙添飯舀湯,帶著撒嬌的語氣閒話家常,此起彼落的對話聲,在飯桌邊築起了歡騰的小世界。

  那是一個建築在我的痛苦之上,卻與我無緣的世界,而我只能緊捏著疼痛的自尊,遠眺他們那一張張被溫暖燈光照耀的臉龐。

  哼哼,你們就這樣咀嚼著我的淚、我的不甘與悔恨,儘管沉醉在一時的歡愉之中吧。總有一天,我會踩著你們匍匐的背脊,讓你們親身感受到,吞嚥自己的罪是什麼樣的好滋味。

  我冷眼地看著他們,不想,也不能言語。








  因為我是一盆九層塔。

  

  《第一葉,命運》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樣一個寒冷得連心都要為之顫抖的夜裡,最黑暗最冰冷的時分,我卻感到興奮地難以入睡,
為了與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故事的邂逅而伸展著思緒的觸角,直至觸及我久遠童年的回憶。

說到古劍,就很難不提及仙劍與上海軟星的恩怨,也是因為這些紛紛擾擾,才有了燭龍。
我總覺得,仙劍成也姚仙,而敗,也因姚仙。
過去我也曾是瘋狂收集仙劍一代各種版本的一員,
但二代光是放出消息就足以叫我卻步,三代的進度只到一章,更遑論外傳;
唯有四代,能讓我有回到仙劍之感,然而隨著遊戲破關迎來的卻是,製作小組早已出走的事實。

我曾多次重玩仙劍一代,以反覆吟詠在過去的時光中,
陪伴著一次又一次的課後時光,在夕陽下,在我與國小同學的笑語間進行著的遊戲篇章,
我們約好要下次要一起玩存好的遊戲進度,她們來家裡的次數多到我家的狗都會認人。

一款足以讓人緬懷不已的經典遊戲,需要的不是很多,
而至今,在我記憶中佔據一角,隨著「仙劍」這個名詞會出現的景像,
不外乎角色的言行笑語,以及無數次戰鬥的場面激昂。

自此之後,每當打開武俠遊戲,不管是金庸,還是雙驕,
我都會在內心數著,好、不好,卻始終數不得當初浸淫仙劍的那份感動。

而當我翻開古劍的扉頁,隨著遊戲表現一一打分,
該有的系統都有,卻一樣都沒長進,還多了幾樣看似趕流行的農莊系統,
聲優配音的表現雖好,卻與呆板的動作毫不切合,一句一句斷落開來看似全無音響導演,
在技術面上,與美日相比,也許又是個五年十年的距離--

但是我仍然不禁隨著角色的對話與互動微笑。
文字一點一滴地,像是紋飾著他們不夠生動的表情,
編撰出一幅又一幅活靈活現,而其色各異的面貌。

一個男孩獻寶似地,對蹲在地上大哭的女孩露出笨拙的笑容,
從染血的夢中驀然清醒的青年,睜大帶著血絲的雙眼,連話語間都彷彿含了血似的苦澀,
在平穩的話語中暗藏的漩渦,在血光揮灑之間無意的童真。

在闔上仙劍多年之後,我彷彿在古劍的篇章之間,又拾回了一縷微弱的光芒。


----
仙劍四雖然是口碑最接近一代的一款,仍然能感受到遊戲受到許多束縛,有著許多不得已,
而古劍就像是放下了包袱,脫胎換骨,以仿似的精神與全新的靈魂出發,
令人很期待後續發展。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的目的是什麼?有些人會問自己那時常轉變的內心,有些人會問無可捉摸的神衹。

我其實是不太想這些,但我逐漸感到自己有捕捉到些什麼。

若問我未來想成為怎樣的人,在國小、國中、高中、大學,我都沒有答案。

我不像某些作文標準題目那樣說著:「我想成為XX職業」,我想很多人都不是,但我也不是活得渾噩。

也許是我對當下的自我感覺太良好,我的未來就是為了現在的我而存在的。

而我在這樣25歲為止的現在,遇見了許多傑出的女性,她們也許不甚完美,卻擁有許多才華。

若是我能為她們彰顯什麼、為她們留下什麼,這也許就是我的未來。

也許不是和哪個雖然稱不上是良人,卻也踏實可靠的男子結為姻緣,也許不是擁有一個怎樣的家庭。

而我稱此為夢想。不是為了任何金錢與物質,或是功名與榮耀。

勉強可說是,為了愛。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當大小姐之前,先學習當貴婦。

早上因為要去新宿ピカデリ劃位,就乾脆放掉了築地生鮮魚早餐,事實證明,我們也的確起不來。0rz

結果我跟鍾寧分別忘記帶手機跟電影票,只好折返再來一次,等於走了來回四段路(每段10~15分),簡直就是腳部重訓,不知道是不是京王的詛咒,太可怕惹...

在折回去之前,總算是把怨念的藥妝用品買了一輪,眼藥、貼布、維他命、護髮霜、入浴劑...等,讓我的睡前生活格外豐富,先泡個香香的溫泉澡,再裝備抗酸痛對策的『腳部-休足時間』、『肩部-撒隆巴斯貼布』,『眼部-花王蒸氣眼罩』,撲床準備完成。

我一輩子大概還沒一次用過這麼多藥品......

今天依舊是血拼日,早上在新宿買了藥妝、又遇見Kitty店幫我爸買了手錶、手機吊飾、鑰匙圈,到銀座買餅乾順便跟可愛櫃妹A合照、要送給飛的貓文具、木村屋的麵包貴但是很好吃,成了我們晚上的救濟糧食。

在銀座的午餐是懷石料理,便宜的午餐價格,卻讓我們充分體驗到日本精緻的餐飲服務,熱騰騰的手巾、每次換茶就換熱杯、上菜時詳盡的介紹、以及美不勝收的餐具與美食,讓我們的心情頓時成了貴婦,愜意地閒坐聊天幾乎不想離開。

傍晚時分來到六本木,小逛東京Midtown之後,在六本木之丘的展望台與美術館之旅就成了今天最大的收穫。

要到52層樓的展望台與美術館,需要買一張共通票值1500羊,非常划算!展望台Tokyo City View能環視以東京鐵塔為重心的整個東京夜景,還能看到遠處的迪士尼樂園煙火!效果遠勝於我之前在高雄85大樓看到的夜景,不知道101是不是也能有這麼美的景致。

而共通票的森美術館,展出的裝置藝術非常有趣,對我來說是很久沒有經歷的設計刺激,可惜的是這次沒有機會再去逛安藤忠雄的21_21_Design、以及六本木著名的另外兩大美術館。

沒吃晚餐的我們,在六本木車站出口旁吃了號稱390就能吃一碗的中華拉麵,跟前幾頓豪華大餐相比,這樣的庶民飲食也別有一番風情。

回到飯店聽聖傑說下北澤血拼成河,平仔說台場早上無趣,RO說歌舞伎町帥哥好多,不知不覺已進入深夜。

距離我們成為大小姐的時間,還有13個小時不到。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在東京新宿,剛洗了個好久不見的泡澡,雙腳裝備上休足時刻,就寢前再努力一下。

第一天過中午抵達成田機場,下午我們去了中野,還吃了便宜大碗的鰻魚飯,晚上有點累到報銷,只逛了唐吉訶德。

中野百老匯的二手商品十分吸引人,可以挖到少見的東西,也可以挖到低於市價一半的商品。還有些很宅的阿宅會眼睛一亮的動畫分鏡、配音腳本販賣,甚至有BL DRAMA的!可惜沒有我喜歡的作品。

我們看見了一本TOV設定集在拍賣,就不禁為之瘋狂。

我意外地幫小穎買到了她怨念的假面騎士W的USB,還買了萌菌給釵,我自己買了一個便宜好摸到不買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喬巴錢包,以及...

包括木原音瀨*1、高永*2、深井*2、全壘打拳*4、吉永史*3、山田釵*2、山本小鐵子*2、BL童話vol.2的,總計17本漫畫小說。

但這些書的售價從不到一半,到八折都有,也有限量,怎麼撿都划算,實在很難不買>___<<br />
我接下來要去記帳&排預算給池袋那天血拼...阿彌佗佛。

中野的宇奈とと的鰻魚飯一碗最便宜只要500而且可以吃得七分飽,根據加大碗的RO桑表示他的鰻魚很厚實很好吃。

晚上下起了清涼的夜雨,這對步行逛街的我們可不是好消息,在回飯店倒臥1小時候,我們還是放過了東京都廳夜景跟藥妝血拼行程。

但我們怎麼會輕言放棄呢?明天早上就要補回來。

在什麼都有的唐吉訶德買到的休足時刻清涼貼布,十分涼透入骨,希望明天我的腳也能恢復戰力,到時候還要買入浴劑來泡!有大浴缸真是享受啊啊啊(心)

今天的照片都是一些人群、跟散亂滿床的輝煌BL書群。我跟逸婷貫徹了用電話問候各位小姐內褲顏色的騷擾,明天又有什麼新梗呢?敬請期待~*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晨光日和,近午滂沱,

我都不知道天氣桑在想什麼。

 

但在雨中與大小姐共傘,在大雨中奔馳的公車上無言眺望,

踏在公館雨後逢新的紅磚道上,拎著兩盒剛買的鞋子散步,

在Starbucks以一杯星冰樂佐以漫談,

在希臘左巴以檸檬馬鞭草茶佐以怨嗟,

在執事喫茶以大碗早餐茶佐以笑語,

很有著許久不見的生活感。

noko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